欢迎 游客 , 注册 | 登录 | 会员 | 界面 | 简洁版本 | 在线 | 帮助
小针刀论坛

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
本主题被查看7009次, 共4个帖子
标题: 【朝圣,一路向西】江南的味道◇西宁 拉卜愣寺外的長夏
淡漠千里见妖娆
管理员
UID: 13
来自:
精华: 29
积分: 8652
帖子: 7138
注册: 2007/7/12 23:27:00
状态: 离线
威望: 1369.00 点
金币: 9178.00 个
 
2007/8/22 22:51:00
【朝圣,一路向西】江南的味道◇西宁 拉卜愣寺外的長夏





  风从车窗吹进来,浓烈的牛马气息中明显夹带着一种属于油菜花的香味。我从困倦之中恢复神智。不停的喝水。车窗迅疾而去的景象开始有色块。绿的是麦子,黄的是油菜花。


  从夏河往西宁走,甘肃境内,山是干枯的,山体遍布被风吹割的痕迹,整片的山峦,呈现赤裸的红色,如果它们可以说话,一定是:渴。水。
  海拔下降的过程中,耳朵嗡嗡作响,听自己说话的声音遥远而不真实,那种感觉非常不舒服。服用红景天,我说我有低原反应啊。 

  再往前,拖拉机装着满满的柴禾,马路上有老乡在晾晒麦子,太阳暴烈。有一股清香、甘甜的味道浮在空气里,那是麦杆里敲打出来的汁液气味,这让我想起江南的春天,空气里都是花香与树木汁液的气息。时值秋天,这里还是春天的模样。接下来没有夏季,就直接进入冬天了吧,也好,就把春天过的漫长一些吧。

  午餐越吃越简,蔬菜是奢侈的,肉随便吃,多的是羊肉、牛肉。午后是他们要睡觉,让我和春燕醒着与司机说话聊天。春燕说我看起来像是温室里的花朵。我说不料却是旷野里的玫瑰,春燕继尔说她已强壮如牦牛。是,是,我也是。两个人在车里笑翻。
  好一个强壮如牦牛。有人从迷糊里笑出声来。竟是被我们的聊天吸引,不肯睡去了。

  成片金黄的油菜终于粘住了车轮。下车放风,到菜地里去,像硕大蜜蜂,可惜不采蜜,尽践踏。荒郊野外,想是一时半会儿农田主也不及赶来驱逐,就贪婪的多看几眼吧。
  燕说,在江南时看这般景色不足为奇,眼不带斜一下的,到了这里怎么就稀罕起来了呢。

  其实我们稀罕的,应该还是内心里自己的那片故土吧。

  到西宁是下午3、4点光景。早知道塔尔寺是如此这般游人如麻的话,我是会放弃进去的。
  春晓一直有低烧,支撑不住,没力气参观塔尔寺了。我们三个人请了一个导游。导游很风趣,语速非常快,不停的接手机,一边讲电话,一边讲解。听的一知半解。
  这个寺,已经热闹的不象话了,不知道这里的僧人还要不要做功课的,恐怕是没有时间与地点了。来这里的游人,就是想在殿堂里行个礼,跪下磕个头也是不太现实。我们就在拥挤的人群里完成了对塔尔的参观。寺里不允许拍照,所以堪称一绝的酥油花也没能摄回来。在拉卜楞寺的时候,是免费照像,看着众多游人在这种奶油蛋糕似的大型花展之前纷纷留影,居然就不肯进去参观了,以为到了塔尔寺还有的看。错过,看来大抵是贪欲造成,总期待着下面有更好的而自愿放弃在面前的机遇。

  塔尔寺的九间殿在集资修建,跑过去捐了钱。寺里的师傅送我《地藏经》。
  在回去的车上看经书,里面有讲如何从骨头里分辩男女的一节:佛告阿难:『汝今将此一堆枯骨分做二分,若是男骨,色白且重;若 是女骨,色黑且轻。』…… 佛告阿难:『若是男子,在世之时,入於伽蓝,听讲经律,礼拜三宝  ,念佛名号;所以其骨,色白且重。世间女人,短於智力,易溺於情,生  男育女,认为天职;每生一孩,赖乳养命,乳由血变,每孩饮母八斛四斗  甚多白乳,所以憔悴,骨现黑色,其量亦轻。』  阿难闻语,痛割於心,垂泪悲泣,白言:『世尊!母之恩德,云何报 答?』
  一车人,皆不作声。如此便到西宁市区。春晓直接去医院吊水。


  在西宁吃了很好的烤牛排。春晓没口福,只给他留清淡的饭菜。希望他能够很快退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在美之前,善乃是才情之本;
在美之后,善乃是生命之依靠。

上海针刀医学网欢迎你!咨询电话:13801710240 亦可 MSN:yike699@hotmail.com
QQ:729253621
 

本主题被查看7009次, 共4个帖子



标题: 【朝圣,一路向西】江南的味道◇西宁 拉卜愣寺外的長夏
[align=center][wmv=200,0]http://music.tianya.cn/up     (亦可 发表于 2007/8/22 22:51:00)
   [attachimg]888[/attachimg] [attachimg]8     (亦可 发表于 2007/8/22 22:58:00)
   母之恩德,云何报 答?     (阿布 发表于 2007/8/23 8:52:00)
   [attach]19176[/attach]   一路行至甘南,甘肅、四川、青海三省交界處。     (亦可 发表于 2021/3/22 22:22:00)





现在的时间是 2024-06-22 22:56:42

版权所有 上海针刀医学网 沪ICP备05003764号  
         Processed in 0 seconds